<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神王重生凡夫传》 006、珠子的秘密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听到两位牛人的痛苦呻吟,费伍大感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急之下,再也顾不得珍贵的存货了。

          他迅速从戒指里掏出一张符,王琨眼尖认得这是一张具有相当高品质的三级攻击符,心道不妙,正待提醒冷绫,白仙儿已经抢先大声喊道:“冷绫,快退!”

          冷绫没多想迅速后退,只见费伍手中金光一闪,一支巨大的长矛虚影急速朝冷绫胸前刺来。

          情急之下,冷绫扬手一飞镖迎上,“砰”的一声,实镖和虚矛撞了个火光闪闪,只是镖却被撞飞了,虚矛有所减速,但仍然继续刺向后退的冷绫。

          “噗……”

          冷绫躲避不及被击中了,捂着胸吐出一口鲜血,所幸矛影已被减速,再加上她退得快,伤得并不是特别严重,但暂时战斗力大减,一时间陷入绝望。

          费伍则马上感到无比的轻松,转身朝地上的两位牛人望去,忿忿骂道:“你们两个废物怎么回事,连两只蚂蚁都对付不了。”

          牛一痛苦地回道:“这两人太邪乎了,根本就打不到他们。”

          “这怎么可能?”费伍皱眉仔细望着王琨和白仙儿,身上分明一点真力都没有,这是不可能假冒的。

          而先前一直高度专注于战斗的冷绫这时也发现了这个让她非常意外的事实,她非常惊讶地望着白仙儿,“小姐,这两个人真是你们打倒的?”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三观,太不可思议了。问题是这里没有别人出手帮助啊。

          白仙儿轻描淡写,“两个废物而已,没什么稀奇的。对了,冷绫,你怎么样了?”

          冷绫强忍着痛苦,若无其事的镇定说道:“我没事。现在我们三人一起联手把这个人解决了。”

          费伍从高度困惑中回过神来,他深信比牛一牛二强大得多的自己绝不可能打不过这两个有些古怪的普通人。至于那个打肿脸充胖子的筑基中期的女人,中了自己的极品攻击符,一时半会不可能有多大战斗力,对自己构不成多少威胁了,胜券在握。要知道,那张符可是极其珍贵的,多少次危机关头费伍都没舍得用,这次被逼急了才用上。

          费伍望着冷绫冷笑道:“别装了,现在我一只手就能打过你。识相的赶紧投降吧!”

          见骗不了人,冷绫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小姐,你和王琨马上走,我来拖住他!”一边用力举起了剑。

          王琨不由有一点感动,这个女人虽然平时不怎么讨人喜欢,倒还是比较讲义气的。眼下的局面,也是有点头痛,那个费伍明显比一般的筑基中期要强不少,关键是他和白仙儿没有真力,基本伤害不了这个硬疙瘩。

          同样感动的白仙儿对着冷绫不容置疑说道:“你马上运功疗伤,我们先拖住他。王琨,我们一起上!”

          “这样不行的。”冷绫急道。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聚气和筑基本来就有着巨大的鸿沟,何况那个人比一般的筑基中期要强很多。

          只是这对活宝已经挥着倚天剑和屠龙刀兴致勃勃地冲了上去,虽然明知自己很难实质性伤害到对方,但他们偏偏对自己不知悟到何等深度的刀法剑法有一种强烈的莫名自信。

          看到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敢主动攻击自己,费伍顿时又有了猫戏老鼠的念头。

          不过躺在地上的牛二却急忙喊道:“费少,千万别轻敌,这两个人很邪乎。啊……”一声惨叫,牛二马上就没了声音,却是冷绫放出了已经收回的三级宝镖,直接把地上动弹不得的牛一牛二给收拾了,用三级宝镖来打两个不能动的聚气中期,简直就是牛刀杀被捆的鸡。

          只是冷绫这么一运气,身上的伤更加严重了。

          而费伍听到牛二的提醒后,也不再轻敌,催动澎湃的真力,朝着一左一右横竖劈来的两人重重一斧头砍去,他深信绝对可以把两人劈成粉末。

          只是让费伍大跌眼镜的是,两人的身影似乎并没有躲闪,可自己真力十足的斧头就是古怪地偏离了目标,并且两人的垃圾刀剑如入无人之境,把费伍下意识进行的防御动作当成了摆设。

          费伍就觉得左手和右手同时一阵发麻,双双被刀和剑击中了。

          不过费伍明显感觉到,对方是真的没有任何真力,因此只是皮肤表面有点划痕而已,无伤大雅。

          虽然很有些惊异对方的邪乎,但费伍却彻底放下心来,对于不能真正伤害到自己的人,就算再邪乎又有什么用?自己只管猛攻就是了。

          他望了一眼地上已经断气的牛一牛二,再看到那个筑基中期的女人伤势更重了,更是放心下来,至于两位牛人的死,他一点也无所谓,这等废物,死了就死了,能让对方伤得更重,绝对是物有超值了。

          而感觉到屠龙宝刀砍到对方身上没多大用后,王琨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虽然潜意识中有天下无敌的感觉,但问题在于,自己没真力,只有形而没有神,重创不了对方。

          虽然如此,王琨却是一点沮丧感都没有,反而变得更加兴奋。眼前的这个对手,正好可以让自己好好检验一下这段时间的领悟成果。虽然不能把对方打得很惨,但王琨却有充分的信心避开对方的攻击。至于白仙儿,他坚信她的珠子比自己更好,平时彼此就不相上下,肯定也没问题,看她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了。

          盘坐地上合掌疗伤的冷绫看到那对活宝的刀和剑砍上去没一点用,心里急得不行,可现在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再催动真气自己不用打就会晕过去。冷绫再次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费伍则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干脆不做防御,举起斧子,非常精准地先朝王琨砍来,他觉得自己先前是太贪图一次性砍两人了,结果一个都没砍中,这个男的又特别招人嫌,先把他解决好了,剩下那个妞,就好好玩玩老鼠。

          眼看斧子就要落到王琨的身上了,费伍却觉眼前一花,斧子莫名其妙从对方的身边擦了过去,紧接着就感到头顶和右脚分别麻了一下,却是头顶被刀竖砍了一下,右脚则被剑横劈了一下。

          虽然没有多大影响,费伍却感到奇耻大辱,更是对自己的斧头有点没信心了。怎么可能砍不到对方?自己的斧头可是连筑基后期的人都砍死过。

          王琨才懒得管费伍受得了受不了,他现在沉浸在了刀法的奇妙世界里,已经把费伍当成了一个活动的沙袋。

          他一次次的简单出刀竖砍,不是劈到对方的头顶,就是砍到肩上,至于对方越发狂暴的斧头,他则当成了跳绳运动,越发灵活自如的轻松躲避,颇为享受。

          白仙儿也非常享受自己的横劈运动,剑剑砍在对方的小腿上,一边灵巧地闪避狂暴的斧头。她就发现,这真是一次特别过瘾的锻炼,比和那家伙比试要爽多了,和那家伙比试,总是很有一种自卑感和挫败感,哪像现在信心十足。

          打不死人不要紧,关键是现在两人压根就不想把目标打死,只想更长久一点练手。当然,他们也确实打不死人。

          现在费伍彻底暴怒了,早已没了猫戏老鼠的心态,只想着把这两个可恶的家伙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而他的身上则已被刀剑划出了无数条血痕,整个人都毁容了。

          冷绫渐渐放下心来,可以集中精力疗伤了。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对特别差劲的活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无比尽兴的王琨已经忘了时间,眼前只有活动的“沙袋”、斧头,还有一把老是碍眼抢功的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费伍从来没有感到一个白天是如此漫长难熬。死不了是不假,可疼痛却是一点不少,关键是他又不能不反击,尽管反击只是徒劳。在如此高强度的反击之下,费伍越发感到虚脱,再加上流失的鲜血,渐渐不行了。

          而王琨只恨时间过得太快了,和白仙儿一起围着目标砍得不亦乐乎。

          终于,天快黑的时候,被砍了整整一天的费伍倒下了,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喘不过气来。

          直到这时,王琨才从畅快的砍刀运动中回过神来,却是没怎么感到累。这种砍法跟和白仙儿比试起来,耗费的心神要少多了,和白仙儿的较量才是真累。

          王琨抬头望了一眼白仙儿,只见她额头上微微冒汗,脸上则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这废物也太不经打了。”

          王琨脸上一抽,发现这丫头简直就是个暴力狂,比自己都还要好动。

          差不多已经恢复的冷绫很是无语,“小姐,你已经砍了一整天了。”

          “有这么久吗?”白仙儿抬头望了一眼天色,“好像才砍了一下子啊。”

          王琨摇了摇头,走到已经不成人形的费伍身边,残缺不堪的刀刃直接架到他的脖子上,一脸大气地道:“只要把你找来这里的原因一五一十说出来,我对天发誓我绝不杀你!”

          绝望中的费伍像在溺水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脱口而出:“我说……”

          白仙儿朝王琨悄悄翻了一个白眼,觉得这家伙也太能坑人了。你本来就杀不死他,当然不用你动手了。

          王琨耐着性子听费伍自我介绍,发现他的“废物”称呼还真是名副其实。至于找珠子云里雾里的原委,王琨则有些奇怪,看来这珠子背后还真的有不少故事。他有些想不通,这珠子到底是何方神物,又是怎么流落在外的,谁又故意弄了无数假冒的神珠,而又是谁在追查神珠?只是这个费伍级别太低了,所知道的情况很有限。

          但王琨可以肯定,自己和白仙儿拿的珠子绝对是真的,如果如费伍所说只有一对是真的话,那么这一对无疑就是自己和白仙儿所有了。而自己和白仙儿则已无形牵扯到一桩巨大的纷争之中。

          王琨迅速判断了一下情况,越发觉得必须赶紧走人,这个地方已经很不安全。那股神秘势力追查海量的假珠子自然不会太费高端的人力物力,但一旦知道有珠子没能追回来并且损兵折将的话,肯定会加大力度针对性追查,这就不好对付了。

          白仙儿若有所思,沉吟道:“我们必须马上走了。冷绫,你身体没问题了吧?”

          冷绫有些不习惯这位大小姐近段时间的直呼其名,派头明显大多了,也不知怎么回事。她还是点了点头,“没问题了。”

          “那这个废物就交给你处理了。”白仙儿指了指地上的费伍。

          费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朝王琨大声喊道:“你说话不算数,会遭天谴的!”

          王琨摊了一下双手,振振有词:“我说过我绝不杀你,这没错啊。别人要杀你关我什么事。”都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怕个鬼天谴!

          “你……”费伍气得吐了一大口血,猛不丁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迅速捏碎,顿时发出一团白光。冷绫动作稍慢了一步,虽然一镖击杀了费伍,但表明玉佩主人身亡地点的信号已经放了出去。

          王琨皱了一下眉头,马上交待道:“大家赶紧收拾一下,马上准备走人!”不管对方在附近有没有盟友,先走为上。

          冷绫却是不放过杀完人越货的机会,飞快把费伍的宝贝斧头和戒指拿到了自己手中,一边不好意思地道:“小姐,王琨,我们逃出去以后再分战利品。”

          王琨很是大气地道:“我不用了,人是你杀的,你留着就好了。”

          白仙儿道:“我也不用。好了,马上各回各房拿东西……”

          等王琨飞快从房间拿上早准备好的一个逃难包袱出来,发现白仙儿和冷绫居然也几乎同时出来了,不过两人手上都没东西,东西显然放在储物袋或储物戒指里了。想来这两个女人也早就想到随时逃命了,还真是够机灵的。

          看到王琨手上显眼的包袱,白仙儿很是无语,随手丢出了一件物事,“这个储物袋给你用。”顿了顿,她又皱眉,“你会用么?”

          王琨接过,眉毛一甩,“你不要总用老土的眼光来看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说着,随手就把包袱潇洒丢进了储物袋。储物戒指需要有相应的修真级别还能使用,储物袋却是普通人也能用的,只是有使用技巧。

          白仙儿哼了一声,“会用储物袋很了不起啊。不要忘记你可是连修真都不会。”

          “你还不是一样。”王琨瞪了瞪眼,“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一样。“

          冷绫就很想笑,这对活宝,也太容易斗嘴了。只是这对活宝今天的表现也太出人意料,居然以连真力都没有的层次,硬是虐了一个强悍筑基中期的人一整天,太邪乎了。

          她连忙说道:“先别争了,赶紧走!安全为上。”

          “对了,我还得给我娘留个记号。“白仙儿想起一事,迅速朝阵法控制中心跑去,不一会她就捣鼓完出来了,王琨就觉得这丫头懂得还真不少,看来那便宜师父说的优秀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三人来到位于一棵大树后的传送阵,站上去准备离开时,院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力度让王琨心里不由一紧,这至少已经到凝真级别了,无论如何自己和白仙儿都不可能再与之对抗了。没有真力,即使领悟再多,实际能力也是有限度的。

          先前和那个费伍打了一整天,王琨就深刻体会到了没有真力是多么遗憾,眼高手低是再形象不过的表述。

          他现在迫切想要赶紧想办法能够开始修真,更期待修真后自己会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这和自己曾经的修真过程肯定大不相同,绝对要精彩得多。珠子的博大精深,他可是越来越有体会了。

          白仙儿镇定地问:“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两人异口同声。

          话声刚落,白仙儿就熟练按下了一个开关。

          与此同时,先前已被白仙儿破坏防护阵作为报警信号的院门被人击破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悲呛地冲了进来,“伍儿,爹一定把杀你的人碎尸万段……”这个男子却是正好顺路探望在这个小国办事的宝贝儿子,却不料第一时间得到了噩耗。

          不过王琨没有再听到下文,他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进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虽然理论上王琨知道这就是传送阵的传送过程,但事实上王琨就没有传送过,上一世他可是一直都呆在神王府足不出户,不禁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而瞥眼往一边望去,发现白仙儿也是兴奋无比的样子。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