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大文学家》 四十三章 独乐乐 不如众乐乐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云婷早就知道李飞阳几人都有不凡的身手,尤其是前两年前在京都电影院的一场火灾当中,李飞阳双手分开将近一米厚的混凝土墙壁,令她印象深刻无比。

          也因此,对刘小璐所说练武的种种不可思议之处,也毫不怀疑,只是对于刘小璐想要教她武功的要求,却是没有同意。

          云婷对刘小璐笑道:“璐璐,你的功夫是飞阳教的,我要想达到你的高度,当然也要飞阳教我才行!”

          李飞阳看到云婷看向自己的眼光,摇头笑道:“有璐璐与月月两个传授你功夫,也就足够你学的了。当然,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平常教小龙他们功夫的时候,你也可以在现场学一下。”

          云婷见李飞阳有点不太乐意教自己功夫,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但随即敛去,嘴角翘起:“切!跟你学功夫很稀罕么?”

          李飞阳笑道:“是是是,绝对不稀罕!”

          云婷哼道:“懒得理你!”转身对刘小璐笑道:“璐璐,我拍摄的电影就要上映了,你可一定要记得观看哦!”

          杨晓月道:“是《搭错车》么?不是刚刚拍摄完毕吗?这么早就要上映啦?”

          云婷瞟了李飞阳一眼,笑道:“朝中有人好办事!有飞阳先生这么一个大人物在背后推动,上映一部电影还算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么?”

          旁边的刘小璐嘿嘿笑道:“他算什么大人物?你看我,随便捏他掐他,都不带反抗的!

          ”刘小璐说着说着,一伸手捏住李飞阳腰间的软肉,使劲旋了一圈,李飞阳怪叫道:“谋杀亲夫啊?使这么大劲!”

          刘小璐收回手,对云婷笑嘻嘻的说道:“看见没有?我想捏就捏,想掐就掐,他那里像一个大人物了?”

          云婷一脸艳羡之色,心道:“他也就在你们几个面前有这幅表情,也只有你敢这么对他!除了你们几个,那个人对他不是小心翼翼的?”

          李飞阳如今身份地位,在旁人眼中,越来越高,刘小璐几人的感觉还不太明显,因为李飞阳在他们几人眼中,一直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身份地位的高低与否,对李飞阳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但是对于不是他们圈子的人来说,无论是在政界还是演艺圈,亦或是文坛与地下组织,“李飞阳”这三个字,不亚于平地一声雷的效果,说出去,谁听了都得掂量一番。

          作为与李飞阳几人关系要好但又进不了他们七人圈子的云婷来说,她对李飞阳的身份地位以及影响力却有着清醒的认知。

          李飞阳几人在京都忙活自己的事情,但在港城,因为李飞阳的一部《神州奇侠》最后几篇的连载,搞得整个港城的武侠小说爱好者议论纷纷,纷纷给报社写信,要求李飞阳修改文章设定,要是李飞阳一意孤行,他们便会拒绝购买《新青年》发行的报纸。

          几天后,马奇东从港城传来消息:“飞阳,《神州奇侠》结尾的连载有点不太好,读者对于此书的最后结局都有点不能接受!”

          李飞阳心道:“别说他们不能接受,就是我自己在当初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对于此书的结局也是有点不能接受!”

          李飞阳在当初看《神州奇侠》这部书的时候,前期看的确实舒爽,很是有激情。但看到燕狂徒这么一个有个性有特色的人物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干掉了,就有了掩卷不看的想法。

          在李飞阳看来,《神州奇侠》这部书里面,真正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只有三人,一个是燕狂徒,一个是李沉舟,另一个才是萧秋水。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燕狂徒这么一个狂人。

          燕狂徒此人无法无天,又兼聪明绝顶,武学天赋惊人之极,称霸武林几十年,纵然因伤隐退,但是一旦现身,便引得八方云动,其人之厉害,可想而知。

          但就这么一个无法无天,无敌天下的霸道人物,到最后竟然给作者给写死了!当真让人读后,感觉失望之极。

          燕狂徒死了,虽然让人失望,但此人乃是书中的邪派人物,在一部宣扬侠义精神的书中把他给写死,虽然有点不近情理,但结合此书的本质,一代狂人被写死,虽然心理上不能接受,但是情理上也还能说的过去,也只好捏住鼻子忍了。但是最后的结局中,赵师容竟然被侮而死,这就实在有点不能让人接受了!

          也不知当初的温瑞安是怎么想的,阴谋诡计通篇的书中,连女人也不放过。整部书中,最美的一个女子,让他给了一个最为凄惨的结局。让人看完之后,不能不感到郁闷纠结。

          其实李飞阳之所以将这部书在这个世界给推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却是“本着有苦大家抗的想法”,我既然当初看这部书看的郁闷无比,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那么大家就一起郁闷吧!

          如今连载完毕,效果果然不出李飞阳的所料,读者们果然很郁闷!心情舒爽的李飞阳,对马奇东道:“故事的结局肯定是不会改的!既然故事的设定就是这样,那么就必须是这样,改了就不是这个故事了。大家要是想看喜剧结尾的,那么期待下一部小说吧。这部《神州奇侠》,萧秋水营救岳飞失败后,也就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马奇东无可奈何的看向报社外面拥挤的人群,摊手道:“刚才我和飞阳先生的对话,已经用扩音器给你们听了,更改小说结局的事情,看来是搞不成了。”

          此刻的《新青年》报社里,挤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相貌虽然不同,但是目的却是一致。他们都是李飞阳武侠小说的读者,今天联合起来,目的就是想要马奇东联系李飞阳,好让李飞阳更改《神州奇侠》小说的结局。马奇东被逼无奈,只得当着他们的面给李飞阳打电话,他又不好意思说这种情况,只能弱弱的给李飞阳提一点意见。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