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AAOHFBCAA89"></code><style id="6AAOHFBCAA89"></style>
    • <acronym id="6AAOHFBCAA89"></acronym>
      <center id="6AAOHFBCAA89"><cente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center><abbr id="6AAOHFBCAA89"><dir id="6AAOHFBCAA89"><tfoot id="6AAOHFBCAA89"></tfoot><noframes id="6AAOHFBCAA89">

    • <optgroup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sup id="6AAOHFBCAA89"></sup></strike><code id="6AAOHFBCAA89"></code></optgroup>
        1. <b id="6AAOHFBCAA89"><label id="6AAOHFBCAA89"><select id="6AAOHFBCAA89"><dt id="6AAOHFBCAA89"><span id="6AAOHFBCAA89"></span></dt></select></label></b><u id="6AAOHFBCAA89"></u>
          <i id="6AAOHFBCAA89"><strike id="6AAOHFBCAA89"><tt id="6AAOHFBCAA89"><pre id="6AAOHFBCAA89"></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超级大脑》 005章 街头赌棋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老板,你行行好,把我的钱还我吧,我孩子在医院等着动手术,这是救命的钱。”杨硕的思路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打断,他抬起头来一看,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文化宫门口。前面正围着一群人,人群中间,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戴着眼镜,穿着白色的确良衬衫,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此时正跪在地上,拦着一个穿花衬衫的男人不停地哀求着。

          “你的钱?这是老子赌残局赢得钱!愿赌服输,这是你输给我的钱,凭什么还你?”花衬衫是个瘦高个儿,看起来就流里流气的样子,将手里的一沓大团结甩了甩,根本不理眼睛男子的哀求,一把下去就把眼镜男推个四脚朝天。

          “让开,让开,别挡着爷的道。”花衬衫骂骂咧咧的走过来,看热闹的人赶紧闪开了一条道。围着的人虽然多,好多人也在外围指指点点的说着些什么,可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站出来,活脱脱一群后世的吃瓜群众。

          花衬衫越发牛气了起来,甩了甩小分头,嘴里哼起了小曲,右手拿着大团结拍打着左手,大摇大摆的就走出了吃瓜群众的包围圈。正打算拦下一辆“招手停”呢,却发现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人。

          “先别走,你不是赌残局吗?我跟你赌。”杨硕冲着花衬衫说道。

          “哎哟,学生哥啊!你不好好上学,赌什么残局啊。爷玩的是大的,可没功夫和你个穷学生瞎掰掰。”花衬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杨硕,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你是没胆还是没钱啊?”杨硕虽然装扮还是个中学生,但其实他的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多岁,根本不惧花衬衫,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了一沓崭新的大团结。

          “没看出来还是个大款啊,既然你想玩,爷就陪你玩两局,不过话可说前头,你要输了这钱可就都是我的了。”花衬衫盯着杨硕手里的钱,眼睛里都要冒光了。

          “那是当然,愿赌服输,这么多人看着,我也不会赖账,再说了,我就是想赖也没这胆子啊。”杨硕同样也盯着花衬衫手里的钱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仔细一看的话,杨硕现在那眼神,居然和花衬衫的一模一样。

          “小伙子,这可不能啊,你和他赌钱,那肯定是有去无回。”

          “学生娃,这是偷着拿了家里的钱吧?赶紧放回去,这么多钱,你家里人攒起来也不容易。”

          围观的这些人虽然刚才没人站出来,但好心人还是有的,这会见杨硕要和花衬衫赌残局,七嘴八舌的劝起他来。

          “小同学,你千万别和他赌,你赢不了的。”眼镜男这会也站起身来,顾不得拍打屁股上的土,冲上来又挡在了两人中间,劝了一句杨硕,又扑通一声跪在了花衬衫的面前。

          “这位同志,这钱真的是我借了给孩子动手术的,求求你行行好,还给我吧!”眼镜男抓着花衬衫的裤腿,几乎是要哭了出来。

          “滚一边去!”花衬衫一脚踹掉了眼镜男的眼睛,凶巴巴的说道:“自古就是赌场无父子,输了的钱哪有再要回来的,别挡着老子的财路,你再叨叨老子跟你不客气。”

          教训完了眼镜男,花衬衫紧接着又转过头,立马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拉着杨硕生怕他走了样子,冲着不远处的象棋摊子努了努嘴:“小兄弟,怎么样?咱们过去玩两局?”

          杨硕没有理他,冲着倒在地上的眼镜男问道:“你刚才输给他多少钱?”

          “一千,我刚从单位借的,孩子动手术的钱。都怪我一时糊涂鬼迷了心窍。”眼镜男看了一眼花衬衫,还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肩膀耸了耸转过头去,那样子确实看起来凄苦。

          “和你玩可以,不过一局就要赌两千!”杨硕一把将手从花衬衫的手里挣扎出来,看着他说道。

          “两千?你胃口还不小啊,不过你身上有那么多钱吗?”花衬衫脸色一变,神色凝重的打量起杨硕来了。刚才杨硕掏钱的时候他瞄了一眼,那沓票子看起来也就五六百的样子,而且杨硕一身的学生打扮,身上有五六百块钱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他不相信杨硕能有两千块钱来。

          “500元现金,加上这个,够不够赌一局?”杨硕没有多说,直接从兜里掏出一部摩托罗拉汉显BB机来,按亮了屏幕看着花衬衫。

          “好,既然你想玩这么大,爷就陪你玩玩,不过爷把丑话说在前头,这是你想赌的,输了别怪我,钱和东西我都要。”花衬衫盯着杨硕手里的BB机,强压着兴奋说道。

          92年的时候,BB机绝对是高端奢侈品,硕爸之前买了一个BB机,后面单位又配了一个,原来的BB机就给杨硕用了。

          花衬衫虽然坑蒙拐骗平时手里有几个闲钱,但却没有土豪到配上BB机。不过他一起混的兄弟有一个,成天总别在腰里招摇过市,有事没事的时候还拿出来在他面前显摆显摆,花衬衫又是递烟又是恭维才能借过来玩玩。

          所以当杨硕刚拿出BB机,花衬衫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真家伙,而且还是摩托罗拉最新款的汉显机,市面价格3000多块,比他兄弟的那个数字机还要高级。

          花衬衫是赌残局的高手,他从小酷爱象棋,脑子里装着几百个残局局谱,这大半年来在文化宫这边靠赌残局赚钱,前后和人赌过上千局,鲜有失手,就连市里象棋比赛的冠军都是他的手下败将,所以也根本没把学生样的杨硕看在眼里。

          在他看来,他今天福星高照就该发财,而杨硕就是上天派来的送财童子。

          “好,一言为定。”杨硕的回答也是干净利落。

          两人的唇枪舌战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三分钟过后,各怀心事的花衬衫和杨硕已经坐在了象棋摊的两边,拉开了阵势准备一场大战。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